老宋的最后一班岗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8-04-08 15:20
 

○散文○

○老宋的 最后一班岗

                                           姜化聪

腊月的雪,悄然而至。

那纷飞的雪哦,把山村妆扮得靓丽、妖娆而清新。

孩子们穿着五彩的衣服,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脖子上系着斑驳的围巾,忙碌着、在地坝边堆着雪人儿。

隔壁的姑娘也从城里赶回家过年了,她爸放着爆竹迎接他漂亮的姑娘。

家家都把柴禾堆得老高,储蓄着一个冬的温馨和幸福。

是要过年啦!烟技员老宋穿着棉鞋,踏着厚厚的雪花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心里想着家里的母亲和老伴,“也该回去过年了。”。

他今天要到黄金坪去指导烤房整修工作。每年冬闲他都没有闲着的时候。指导烟农清残冬耕、维护烤房、签订来年的种植合同……

今年又新增加了一项工作,要对一些烤房炉体进行更换。此项工作开展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只剩最后两座了。快过年了,他要在年前完成,站好今年的最后一班岗!

老宋从部队退伍后任过村主任、村支书等职务。从事烟叶工作也快二十年了。

    “这么大的雪,打个电话就行了嘛,还要你亲自跑一趟。”。烟农胡绍平的婆娘把老宋迎进屋里,帮他拍打着身上的雪花。

“不来不放心啊!炉膛安装是技术活,可不能马虎呢。”,老宋把手放在嘴上哈着气拿着烤房设备图纸向烤房走去。

这里是漆树网格,前年实行网格化管理后划成了两个网格。今年种植面积调整后就又划归他一个人了管理了。

漆树网格种烟历史长,最早建设的几处烤房年代久了,设备老化了,烤出的烟叶质量大不如以前了。烟叶收购结束后他就给分公司打了报告。这不,给他分配了十二座烤房炉体更换指标。同时公司也明确了任务:务必在年前全面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目前其他工作都已完成了。只有烤房炉体更换工作还没有完成,像一块石头揣在心上,放不下来。“一定不能把年前的工作带到年后!”他在心里告诫自己。

已完工了十座,就剩黄金坪的两座了。谁知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呢?这可是十年不遇的大雪呢。

他沿途看着孩子们堆着雪人儿,打着雪丈 …… 有时候自己也玩几把雪,心情就特别的好,好像也变年轻了。

今天不敢骑摩托车,路太滑。平常骑车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今天整整走了两个小时。

瓦匠师傅们已经开始工作了,老宋和他们用支架把旧的炉膛挪出来,又用支架把新的炉膛装上去,用钢钎把炉子拨正,把方向对齐,眯着眼睛吊线,把炉膛垫正 …… 他像笨猴一般在加热室里翻上串下 一通下来早已是汗流浃背了。

遇上这么大的雪,一般的人也就不来了,在电话里指挥也不是不行。但老宋不干,非亲自到现场指挥不可!农谚说:种是金,管是银,烘烤才是聚宝盆。好的烤房当然就是基础了。

老宋干工作就是这么“倔”!否则也不会在漆树村工作这么长时间!

他调到文峰烟草站后就一直负责漆树村的烟叶生产指导工作,算算都快九年了。中途有几次领导考虑到他岁龄大,准备给他调近一点,但漆树村的烟农不同意,被村里 “卡”住了。

他来到漆树村后,无论在质量还是数量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给烟农带来了财富,他们离不开他!

炉体更换完毕后天就黑了下来,胡绍平挽留老宋在家里吃晚饭。“不了,工作完成了就该回家过年哒。”他乐呵呵地作别道。

村支书过来送行,握住他的手:“老宋,在漆树这些年你辛苦了,你对烟农的好大家都记着呢,我代表村里的烟农感谢你 …… ”,支书把脸别过去,任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我是一名烟草员工,更是一名共产党员,烟农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为烟农搞好服务是我们份内的事,快过年了,不仅今年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明年就该退休了,也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呐!哈—哈—”。老宋的笑声穿过漫天的雪墙,在山谷间回荡。

刺骨的寒风裹挟着大地,人与雪浑然一体。支书和老胡目送着老宋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漫天的雪花中。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