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中国共产党领导早期烟草工人运动

来源:《中国烟草》2016年第13期 总第578期 第36-38页 作者: 记者 杨悦/文 发布时间:2016-08-02 09:35
有一种红色,永不会在风雨中剥蚀;有一种记忆,永不会在岁月中消逝——

 从嘉兴南湖的一艘小船,到掌舵劈波斩浪的中华巨轮,历经95年的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为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开辟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光明前景,给世界和平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

有一种红色,永不会在风雨中剥蚀;有一种记忆,永不会在岁月中消逝。回望95载烟草事业发展,追寻那点燃希望的星星之火,我们发现,中国共产党领导无数烟草产业工人前仆后继开展争取权益、追求光明的运动,仍是如此令人动容。通过追溯历史,必将进一步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必将为中国烟草凝聚起更强大的精神力量。

接受党的领导 明确斗争方向

1921年7月20日,位于上海浦东的英美烟公司一厂工人为反对外国监工亨白尔无故克扣工人工资和殴辱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

1923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二七大罢工”影响下,武汉各烟厂的工人成立了汉口烟厂工会,为声援铁路工人罢工,在工会的号召下,各烟厂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罢工,威震武汉三镇;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共产党员张佐臣、杨之华领导上海烟草工人怒烧外国品牌卷烟,举行了总罢工。当时在上海七大工会中,英美烟草工会有会员8000人,南洋烟草工会7000人,烟草工人参与革命运动的力量十分强大;

1926年10月24日,为配合北伐军解放上海,推翻军阀统治,上海工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了第一次武装起义,英美烟厂工人张贴标语,发动市民向军阀展开斗争;

1927年2月19日,根据党的指示,上海总工会发出全市总罢工的号召,英美烟厂工人积极响应上海总工会同盟罢工的号召,于19日至25日举行罢工并加入起义队伍;

1930年,哈尔滨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也成立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工会,即使斗争环境十分困苦,烟草工人仍然坚定地站在党的旗帜下,与反动派作殊死的斗争……

回顾中国共产党初期的发展历程,特别是党领导的早期工人运动历史,烟草产业工人的身影屡屡出现其中,成为早期工人运动发展中的一股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事实上,烟草产业工人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的“结缘”并非偶然,而是有着深厚的经济基础和深刻的阶级背景。

自克里米亚战争英国军队发明卷烟以来,这种便于携带、吸食方便的烟草制品立刻风靡西方世界,并于19世纪末期传入我国,吸食卷烟作为一种新的消费方式,在20世纪初期风行开来,“洋烟”的销量也与日俱增。作家高家龙在《中国的大企业——烟草工业中的中外竞争(1890-1930)》中记载:“20世纪初期香烟销量飞速上升,1916年的销量为1902年的10倍。”

伴随着消费需求的快速上升和卷烟工业的发展,为赚取更大的利润,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原料,进一步控制中国的卷烟市场,美国、英国、日本、俄国等西方列强纷纷在我国设厂制造卷烟,至1911年,已有近20家外国企业在我国的上海、天津、汉口、哈尔滨等多地建立了数家卷烟工厂,烟草产业由此成为我国较早形成规模的现代工业。

随着烟草产业的发展,烟草产业工人也与铁路、煤炭、纺织等产业工人一道,成为了我国早期的产业工人群体的主力军。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受限于机械化水平,烟草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各卷烟工厂均大量招收我国工资低廉的工人,特别是更为低廉的女工、童工。1925年,英美烟草公司在上海已经拥有产业工人近3万人,成为当时我国产业工人群体中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卷烟工业的发展历史,也是帝国主义残酷剥削中国人民的缩影,作家郁达夫在《春风沉醉的晚上》这篇小说中,曾对20世纪20年代初烟厂工人的苦难生活有过这样的描述:烟草工人每天工作十多小时,月工资只有9元,还要接受严密的监督以及无时不在的被解雇的威胁等等。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帝国主义资本家的种种压迫,并没有让烟草工人屈服,为反对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反对“洋货”,更为争取自身的正当经济权益,各烟厂工人屡次举行罢工斗争,给予西方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

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使中国革命的航船有了新的掌舵人,中国革命有了坚强领导核心。党的一大通过的纲领和决议,提出要集中力量从事工人运动。为了加强对工人运动的统一领导,1921年8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作为党领导工人运动的公开机构。

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说:“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基层党组织在各卷烟工厂相继建立,烟草产业工人的罢工斗争不再局限于为增加工资而进行经济斗争,更是带有反对压迫的政治斗争,还有工人阶级相互支持的同盟罢工,开启了中国烟草产业革命斗争的新篇章,也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重要力量。

点燃星星之火 催生燎原之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卷烟工厂的党组织建设得到了向警予、邓中夏、李立三、彭真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大力支持。

我党最早的女党员向警予,是党的第一位女中央委员和第一任妇女部长,被誉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1922年4月,她在上海平民女校教书,接触了一些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女工,并将女工唐景星等8人发展成为共产党员,成立了中共南洋烟厂党小组,领导上海烟厂工人的罢工斗争。

1924年9月,南洋烟厂资方无故克扣工人奖金,并开除陈倩如、伍惠芬两名女工,激起工人义愤。9月13日,职工会在向警予和共产党员杨殷的带领下,以男女职工七千余人名义在《民国日报》上发表《万急呼救》,并举行了罢工。中国共产党早期著名领导人邓中夏曾高度评价这次罢工斗争,他说:“这是1922年以来党所领导的最大一次罢工,显示了活跃的征兆。”

在北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烟草工人罢工斗争同样如火如荼。1926年年初,中共天津地区委员会派彭真、金城等人在天津烟厂建立了党支部。1928年12月,天津英美烟公司4000名工人在党的领导下,为争取工人的权利举行了震惊全国的大罢工。对这次罢工中烟草工人的表现,党的刊物《中国工人》1929年第一期给予了极高评价,认为这是“二七大罢工后几年中北方民众最觉悟最勇敢的战士”。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烟草产业工人的革命斗争不但有了科学的指导思想和明确的方向,其斗争的方式也更加灵活多样,既达到了斗争的目的,又有效保留、发展了革命力量,取得良好效果。

如在哈尔滨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针对资本家严酷镇压罢工、打击党组织的行为,在党的领导下,工人们利用各种群众集会隐蔽,开展活动。女工们普遍采取“拜干姐妹”“扎花”等活动,男工则采取“拜把兄弟”“骑耍花样自行车”“学技术”等形式,宣传革命道理,加强团结。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入我国,伴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日本帝国主义也趁机抢夺了多家卷烟工厂。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同样对烟草产业工人进行残酷盘剥。国仇家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烟草产业工人再次掀起了新的罢工高潮。

1932年年初,著名抗日英雄赵一曼曾被派往当时的奉天卷烟厂领导工人运动。当时,烟厂正在赶制一批香烟,赵一曼得到确切情报证实,这批烟是提供给日本关东军一些高级军官使用的,于是就带领工人暗地里往这些香烟上洒水,结果很快就使其发霉。

烟草产业工人自发组织学习,提高产品质量,支援国家发展

怠工,是当时党领导下的烟草产业工人普遍采取的斗争形式。当资本家的监工不在时,烟厂工人就放下手中的活计,传递革命传单,学习革命知识,监工一到,大家再假装忙乎起来。破坏机器也是烟草产业工人常用的斗争手段,操作工、修理工想方设法破坏生产机器,仓库工人也经常故意用水泡、雨淋各类生产辅料,延缓生产。烟草工人说得好:“咱们好好干,他们就多赚钱,就会继续压迫我们。我们怠工,就是反抗,就是抗日!”

而为了向工人阶级传播革命知识,培养革命骨干力量,中国共产党广泛通过工会开办平民夜校,烟草产业工人积极参与其中。通过抗日救亡教育和阶级斗争教育,在那昏天黑地的世界,点亮了一批批工人的心灵之火。参加夜校的烟厂工人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大多成为工人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先后走上革命道路,加入了党组织。

保卫胜利果实 迎接新中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8年浴血奋战,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终于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迎来了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

但此时,日军虽已宣布投降,但很多日本资本家却还妄图将工业生产设备、物资等运送回国,或直接破坏掉。为了保卫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全国多家卷烟工厂,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立了护厂斗争队,严防日本人破坏工厂、炸坏机器和偷运物资的行为。

1946年开始,上海的烟草产业工人积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六·二三”示威大游行,全国其他地区的烟草产业工人,也都在党的领导下,明确提出了要求和平的主张。为了支援全国的解放战争,哈尔滨老巴夺烟厂还积极投入“爱国劳军”运动,不但派出了20余人的南下干部,还主动延长工作时间,不分昼夜加班加点,为前线生产、加工纸烟,有力地支持了全国解放战争开展。

哈尔滨烟草工人武装押运产品,支援全国解放战争 

到1949年,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奠定了解放全国的基础,国民党政府已摇摇欲坠,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兵临长江,直指江南。当时的上海,是全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眼看上海的解放已指日可待,国民党政府一面进行垂死挣扎,一面企图在逃跑时将京沪一带主要工厂和财产迁往台湾等地。就在此时,中共上海地下党沪东区委及时向颐中三厂地下党组织传达上级党组织的精神,并相应发出“保护工厂,迎接解放,维持治安,恢复生产”的指示。

1949年4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上海各烟草企业纷纷成立护厂纠察队,随后又建立了人民保安队,保护工厂,迎接解放。而为了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颐中三厂地下党组织发动地下党员和“工协”会员,把工厂的机器设备、职工人数和国民党分子的活动等情况以及东至兰州路、西到大连路、南临平凉路、北达昆明路一带国民党军队的装备、设施、地理位置等情况调查清楚,绘制成地形图。印刷厂地下党员还利用内线,摸清了榆林路警察局军警人员及武器配备等情况。支部将收集到的情报汇集后,全数送交上级党组织,为保护工厂和解放大军进入上海作出了贡献。    

与此同时,为了配合结束内战、全国解放的大好形势,稳定群众情绪,上海烟草产业工人中的党员和“工协”会员,利用吃饭、更衣、工余时间等各种机会,分头到群众中去进行宣传,向职工讲家乡解放的情形,讲共产党如何关心穷人,人民解放军如何军纪严明、英勇善战,解放区贫苦农民已经斗倒了地主、分到了田等等,鼓舞士气,支持党的工作。

来路当忆,前路可期,追寻那凝结在心底的红色印记,才能凝聚起发展的强大动力,革命战争年代烟草工人运动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必将激励今天的烟草人敬业爱岗,攻坚克难,扎实工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更大贡献。

(感谢中国烟草博物馆为本文提供资料、图片并予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