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涉水谋篇

发布时间:2015-09-07 09:56

 

华夏心事

“汩”字因那一躯之横,

乃成“泪”!

《离骚》尾句的辙口,

轰然涌出公元前的汤汤大水——

屈味的大水!

原体的大水!

 

遂有多情鸥鸟,

紧贴汩罗江面,

衔凄清楚音翻飞;

遂有八方岸人,

怀华夏心事上下求索,

于露湿的端午,素手采艾折苇。

 年年,

岁岁……

 

传承中世代普及的粽子,

如今,正通过我不惑的肠胃。

千秋墨香,

化三餐营养,哺一世骨气,

足令仅存的良知割舍一回——

倘若风雨长途路断足前,

消瘦的韵律遍求无为,

我,将再次确认液冢的深度,  

引身完成一次追随——

率绝尘的灵魂,

归位!

 

哦!我的神州,

冰封中,总有傲雪寒梅,

长夜后,必现绚丽朝晖……

 

日月涉水谋篇

有两个字,格言般明亮,

有两个字,警句般轰响,

——母亲!

南方称妈,

北方呼娘,

波光中,她的另一个名字叫:

长江!

 

神州最长的掌纹——

标示千古兴亡。

为东方大地纹身,

为哺育而驰誉流芳。

多少人文经典,

多少青史华章。

水源为乳,乃一方文明的

四季口粮。

时光解事,日月涉水谋篇,

润泽处——

即华夏故乡!

长流之水,远行之水,

滋养了

几多美谈?几多梦想?

人河同脉,人河共远,

都晓:污水只能绘地狱,

清流才可画天堂……

 

文明延展,由谁担纲?

简说:汉字之“人”——

5464公里的一撇是黄河,

6300公里的一捺是长江……

 

所谓长江

所谓长江,就是一条大河!

——这里的“大”,

乃一种仰卧的巍峨。

——而“河”,则是

灌溉了埃及文明的

尼罗河的“河”,

滋润了印度文明的

恒河的“河”……

 

“河”的发音,同——

合情合理合法的“合”,

亦同和平的“和”、

和谐的“和”,

还同如何的“何”、

奈何的“何”…… 

 

只要讨论河,

议者心中便须有舵——

万古千秋

碧流、清波,

春光、秋色,

涤荡两岸乡愁,

浇灌渔米欢歌。

大河,虽龄高人类,

但非遗产、余墨——

奔腾流淌的豪兴,

仍是民族向海的依托。

 

哦哦!

行楷体的大河、仿宋体的大河、

魏碑体的大河、隶书体的大河,

汹涌出神州春秋的

    清清浊浊,

平平仄仄……

 

所谓长江,就是

一股血脉,一根经络——

上自远古,下至未来,

而这中间的时时刻刻,

都连着华夏的心窩……

 

 

霜风渐紧,秋寒日深。

一碟月色,

两盘曙光,

三碗神韵。

今宵约会——

我与自己对坐,

用瓶装的温馨,

暖怕冻的灵魂。

 

持杯,一仰喝浓黄昏,

再仰喝亮清晨。

乘兴,我邀时间对饮,

勃然贯通古今;

旋即又邀空间对饮,

五洲皆成芳邻……

 

甘醇。微醺。让我——

心灵有灵,

眼神有神。

此际,从心到脸,

要多近有多近!

 

自爱之人才能自尊,

自省之后才能自新。

我借蓬勃酒力,

吼出胸中仅存的童音——

还我美!

还我善!

还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