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画照片展现普通人的“抗战史”

来源:2015年7月15日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2015-07-24 03:33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回顾整个抗战历史,除了有前线军队慷慨激昂的殊死奋战,普通百姓和民族企业家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的气节风骨同样令人感动。
    “照片很多,唯独这张从未公开过。”7月6日,“抗战珍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上海市民史料实物收藏展”的发布会现场,烟画收藏家冯懿有介绍着自己的藏品。
   他手中的黑白照片中共有两人,左边是冯懿有的父亲冯孙眉,右边则是“独臂神父”饶家驹。通过照片,两人携手发动爱国人士为上海难民筹款的抗战历史逐渐浮现,而一段家族烟画收藏历史也由此揭开。
   父亲曾与“独臂神父”一起举办展览救济难民
 
  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中日两国先后投入近百万军队在上海鏖战,上海拥挤着大量难民,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人们纷纷逃到租界,租界人满为患难以容纳,便封锁路口,大量难民只好待在租界周边的南市区。法国天主教神父、有“独臂神父”之称的“华洋义赈会”会长饶家驹向上海市长俞鸿钧建议,在南市划一区域接纳难民。他的多方奔走得到英、美、法等国驻沪外交当局支持,最后取得中日交战双方的同意。1937年11月9日“南市难民区”正式成立,成立当天收容难民达两万多人。 
  然而难民虽有容身之处,基本的温饱却成了大问题。为了筹集资金,饶家驹进行多方游说,发动各界人士进行募捐,上海的士绅与民众被动员了起来。彼时,冯孙眉担任上海宁波同乡会的秘书长,他聚集一批爱国人士通过展览、义演等一系列活动帮助“独臂神父”募集资金。
   冯懿有向早报记者展示了一张1939年5月30日的《大美晚报》,报纸整版报道了以冯孙眉烟画为主的“古今柬帖展览会”的筹款盛况。据另一份写有“筹款济难”的名册记载,当时参与筹款活动的知名人士众多,颜惠庆、王义廷、虞洽卿、梅兰芳等人都是参与者。此外,冯懿有还展示了当时的捐款证书和荣誉证书。国难当头,人们的抗战意志十分统一,仁人志士的爱国情怀得以表达。 
  冯懿有将这些文字、图片和史料细心收藏至今,分门别类保存完善。他说,这不仅是对父亲的纪念,更是对这段珍贵抗战历史的记忆和留存。
 
  曾是“画片大王” 收藏6万多枚中外烟画
 
  同样被作为实物留存下来的还有冯孙眉所热爱的烟画,这一具有家族传统的收藏习惯不仅完善地延续至今,更被冯懿有发扬光大。2013年,80岁的冯懿有在浦东浦城路开了全国首家烟画博物馆“冯氏烟画博物馆”,300多平方米的展厅内,冯懿有从自己4万多张收藏中精挑细选了5000多枚珍品予以展出,并免费向公众开放。他说,有生之年开烟画博物馆了却了父亲和自己的一桩心愿。 
  烟画是旧日香烟包内所附赠的一种小画片。一面印着风景、人物之类的图画,另一面则印着香烟广告或是反面图画的说明等文字。20世纪上半叶,随着纸烟在世界范围内的全面推广,小小的烟画曾风靡一时。 
  据悉,冯孙眉曾与当时邮票家周今觉、古钱币家张叔驯被誉为鼎足上海滩乃至全国的画片、邮票和古钱币三王,最多时收藏了6万多枚、800多套的烟画。1936年11月18日的《时事新报》以“画片大王”为栏,以《冯孙眉君的访问》为题,报道了冯孙眉和他的收藏故事。而冯懿有正是受到父亲的影响,从小就与烟画结下了缘分。
 
  中日烟画再现日军侵略历史
 
  1930年,华品烟草公司出品了“72+1枚”《至圣先师孔门师弟像》烟画。据称,集齐全套烟画,可向华品烟草公司换取重二两的足赤金香烟盒,或手镯一副,或全钢洋车一辆。因设置了巨额奖品,这套烟画中的“孔子”烟画只发行了三枚。冯孙眉千辛万苦,最终集齐这套烟画。曾有商贾、藏家愿出千金购买,他始终不为所动。即使在“文革”时期不得已销毁了众多藏品,他也没舍得毁了这一套,想方设法将其保存了下来。如今,这套极为珍贵的“孔子”烟画也成为了冯懿有烟画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冯懿有向早报记者展示了一些抗战期间的珍贵中日烟画。其中一份黑白照相版画中,日本军人拿着刺刀、铁路遭到轰炸、军用坦克在马路上肆意开动等场景再现了“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时的惨状。还有一份手绘版烟画,内容是东北沦陷后老百姓流亡到关内的场景。在彩色的手绘卡片上展现了逃亡路上的老百姓衣衫褴褛、炮弹袭击、吃不饱穿不暖的孩子等一系列场景。 
  冯懿有说,上述烟画均由上海香烟厂生产,作为实证不够充分,他还收藏了日本人自己的证据进行正反对比。他向记者展示了几份日本烟画,其中一张画片上,一个少年军人手拿刺刀,背后是日本国旗。“这样他们就没法否认了。”他说。 
  谈及抗战历史,冯懿有义愤填膺;谈及父亲,他难掩佩服;谈到烟画收藏,他又流露出孩童般的纯真和热情。“我会一直将烟画博物馆办下去,将父亲的收藏习惯传承下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