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的月亮何以更加醉人

发布时间:2015-07-15 05:31

很久以前有个叫顾炎武的先生说过:人之患有二:其一叫做好为人师,其二叫做好为人序。这个批评很对,让我这样的文人常常感到气短心虚。但是,面对娓娓的这本散文集, 我就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我必须认认真真说上几句。

在认识娓娓之前,我先认识了她的文章。由于她很年轻,尚未成为“名人”或“名作家”,按吾国的习惯,也就没有追星的必要,因而,我也就没有打算要特地去拜谒她,找她签个名或者留个影什么的。不过,她的那些不断在重庆市内外报刊发表的散文和小说,还是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我认为,这是一些与时下泛滥成灾的“小女人散文”完全不同的东西。那么,不同之处又在哪里呢?她不是同样也在写一个平凡的年轻女人敏感多思、细腻如水的庸常生活吗?不是同样在写由少女到初为人妻的种种内心感受吗?

事实上娓娓的写作,不是要向别人倾诉那种缠绵悱恻、矫柔造作、闲极无聊和孤芳自赏的小女人情绪,她的确是把写作视为“一种理想的活法”、一种能超乎庸常和市俗的价值生活。正是基于这样一种选择,她更愿意和那只名字叫做“快乐”的小猴子嬉戏玩耍,并且不断地去“揪住快乐的尾巴”。她的这种人生态度和写作态度,不能不使我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刚刚逝去不久的作家王小波。他不止一次向人们表示他对快乐的向往和沉醉。他觉得,人来到这个世上唯一值得迫求和拥抱的就是快乐。对于娓娓来说,她所曾遭遇到的不幸和麻烦,确实都和我们每个布衣百姓一样,缺乏某种大起大落的“经典”份量,不过,一个根本不打算选择一种“理想的活法”的人,很可能被这些不幸和麻烦所销蚀,或者被形形色色的僭伪的“理想的活法”所诱拐,而无法像“农夫守住土地”、“水手守住大 海”那样“守住自己的灵魂、情感与人格”。

这样一来,娓娓是否就是在宣讲那种古已有之的“文以载道"的正确心得呢?其实这是误会。 只要你读了她的这些意蕴独具、趣势不凡、淸丽且不乏机智的文字,就会知道她是如何学会在痛苦中寻找快乐、在快乐中思考、在快乐中敏悟、在快乐中浪漫行走的……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意态和写作意态,因而使我发现,她既是那个与小猴嬉戏玩耍的女孩子,又像那只机灵顽皮的小猴,而且是“猴子捞 亮”的那个滑稽而执著的寓言“链条”中最年轻的一个。

可以说,所有真正沉醉于文学艺术,沉醉于现实与理想的内心纠结,并且傻乎乎地将它们视作“理想的活法"的人,毫无疑问,都是一些执意要在水中捞到月亮的快乐的猴子们。对他们来讲,天上那个“现实的月亮”毕竟隔得太远了,而且只有一个;而水中的这个“艺术的月亮”才离他们的梦幻最近,而且数量无穷;我认为,根据娓娓在这本书当中提供的经验:凡有生活之水的地方,都会有“艺术的月亮”诗一般令人陶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