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戒一只黄眼狗

发布时间:2013-07-01 12:49

去年初一那天,作为一只在红血球上都刻着效忠人类字样的大狗罗小兜,竟然逆潮流而动不准我们放鞭炮,家里的男主人罗伯伯,在屋顶花园把头天没炸响的鞭炮捡起点燃时,随着一声爆响,他的大腿被罗小兜咬了一口。

问题在于,邻居正在隔壁花园侍弄花草。罗伯伯羞于让人晓得狗咬主人这种丢面子的事,不好意思当场斥责罗小兜,错过了教育坏狗的最佳时间。他阴悄悄下楼,把伤口给我看——大腿外侧有三个青紫的牙印,有一处还破了皮。我勃然大怒:逆天了!老大初一,狗咬主人,只能突出一个字:打!

老奸巨滑的罗小兜,趁乱溜进我用小方桌给它营造的狗洞。想伸棍子去打时,它就以守为攻,掀起上唇,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一副我是野兽我怕谁的架式,严重伤害了我们人类的尊严。

打不到它,我只好指着罗伯伯的伤处咆哮着问它:这哪个咬的?!这是个人类的诘问句,在狗那里就演变成了一个威胁。居然,到第二天早上,当它从狗洞里满眼愧疚地钻出来时,我不过随便问了一句这是哪个咬的,它立即耷拉起耳朵退回"狗洞"。气人的是,在它钻进去的那一瞬,居然回头咆哮了一声——大概是怕挨打,先发制人。

只不过,我们人类不跟狗类一般见识,老大初一的,外国的华人都在欢度春节,中国的狗儿也就获得了特赦。但是,后来的几天里,只要我问它:这是哪个咬的?它就会不好意思地低头、夹腚,钻进狗洞去反省。

尤其第二天,罗小兜一定自知有错,便卖力地在男女主人之间递东西:锅铲、汤勺、钥匙、报纸、螺丝刀甚至眼镜。它喜欢大权独揽,替主人干活也不让他狗插手,就把它亲生的狗儿、同样热爱劳动的罗小歪的耳朵咬了一口。

这实在是一条知错而不知改错的坏狗。就在我安抚受伤的罗小歪时,它趁机溜进狗洞。回头想要教训它时,它就对着主人我低声咆哮,掀起上唇,拿雪白的獠牙来跟我对嘴。

对于人类来说,被自己豢养的宠物咬伤,是面子的事,是小事;让它咬伤另一条狗,是世界和平的事,是大事。

忧心忡忡的我设想了几种解决办法:第一,把它送人。但它这种坏脾气狗,万一它故态复萌咬了新主人,岂不是嫁娲于人?第二,卖掉。但它长得体壮膘肥,体重30公斤,保不住哪天就成了花江狗肉。这头英国寻血犬和德国杜宾犬杂交优生的肥犬,以与人类斗智斗勇为乐趣的坏犬,热爱在人前表演各种动作、皮毛闪闪发亮的高智商犬,就这么浑身裹着豆瓣花椒红苕粉地香消玉殒,也太不死得其所了。

我决定把它逐出家门。让这种不知好歹、翻脸不认人的黄眼狗流浪去吧!

拉开铁门请它走路时,这个从未单独出门的家伙,竟然回头疑惑地看我,它一定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三秒钟不到,它就明白了我的用意,立即对终于获得自由的美好前景心领神会,撒丫子飞奔而去,头都不回地拥抱楼下那几条终日游荡的土狗兄弟去了。 

站在窗边,看见罗小兜的热情拥抱,使那几条土狗惊恐万状。狗们落荒而逃时,惨叫声不绝于耳。而被狗咬了的罗伯伯竟然对我翻脸道:赶走它?我的狗,没得感情也有交情噻!

对于这种遭狗咬了还要跟它讲交情的笨蛋,我实在无语。然而我躲进卫生间就开始忐忑不安:此乃天生猎犬,一旦重获自由,小狗小猫岂不成了它的下饭菜?一旦开了杀戒,有了屠戮经验的罗小兜就有可能升级成街头一霸,危害一方。手无寸铁的人民夜晚哄孩子睡觉时,就要把狼来了改成罗小兜来了

卫生间里的暧昧气息让我头脑清醒过来。仔细一想,狗咬主人也是事出有因:由于过去政府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我家的狗从出生以来,还从未听过鞭炮声。年三十夜,我们带着狗儿上屋顶花园去放鞭炮,想让狗儿也感受过节的欢乐。不料,全城鞭炮炸响,罗小歪吓得屁滚尿流粘在我的双腿之间,勇敢的罗小兜,却认定鞭炮是个危险东西,狂吠不已,口水都溅到天上去了。它一定认为它有责任制止人类玩火,当晚就拿嘴巴衔过一口正在放鞭炮的罗伯伯,只不过没有用力,算是警告吧。

等到第二天,它也许觉得,我头天就警告过你了,今天还不听招呼,那就给你点颜色看看!而它咬了罗小歪,那不过是它的家务事。

想到它曾给我们带来那么多快乐,想到人不能因为动物犯了错误就弃之街头,想到它要是流浪去了罗小歪就成了没娘的孤儿,我只好原谅了它。痛定思痛,决定下楼去把它召回。

当我自责地走出卫生间,却发现,这个以与主人斗智斗勇为乐趣的狗家伙已经打道回府,大大咧咧地和它的女儿并排趴在我的书桌下,又是亲嘴巴又是咬耳朵——大概,它正在对胆小温驯的罗小歪,大肆吹嘘它短暂的浪游生涯和旅途见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