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烟民

发布时间:2013-07-01 12:56

我的老公是资深烟民,烟龄整整四十年。提起他抽烟的起始,颇有点偶然性。那是生活困难的1961年,他刚从人民大学毕业不久,在青海工学院当教师。学校派他和几位年轻教师到民和县参加整社工作,晚上经常熬夜写材料,为了抵抗瞌睡虫的进攻,只好借助劣质烟来提神。

当时,正值生活困难时期,别说粮油凭票供应,烟酒更是紧俏物资,逢年过节才能发放很少一点票,用抓阄的方式分配。那年中秋节,为了照顾下基层的整社干部,给他们每人供应半斤月饼一条烟。他和人大的同学孙君关系很好,将票合起买回一斤月饼(四个)两条烟。谁料月饼的硬度难以想象,先是用手掰,纹丝不动;再用菜刀切,只划出一道白印子;最后在木桌上拼命砸,月饼没有砸开,桌子倒被砸掉了一个角……可见保存的时间有多么久!

聊以自慰的是,供应的新时代烟还不错,每条不到5元,他这个新烟民打开一盒,腾云驾雾地抽了起来。孙君患有敏感性气管炎,不能抽烟,就将自己的新时代让给了他。这两条烟抽下来,便有了烟瘾,再也戒不掉了。

整社结束回到学校,他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烟民了,常常不惜代价地托人买高价烟。每逢节庆,只要有烟酒供应,他从不错过机会。如果用抓阄方式分配烟票酒票,他要是抓到,就设法换成。孙君全力以赴支持他抽烟,不仅把自己抓到的烟票让给他,有时还捎带上妻子的烟票,运气好时,一次性能得到三张烟票,够抽几个月的了。

我和他结婚时,发现他不能喝酒,但烟抽得上瘾,大约两天抽一包。如果家里来的客人是烟民,两三个人一起抽,一天一包还不够。好在我不像别的妻子,限制丈夫抽烟或强制戒烟,我不怕被烟熏,我祖母就抽烟,从小闻惯了烟味。不过,她抽的是自制卷烟,将买来的烟叶子卷起,中间放上烟丝,晾上一两天,便可以抽了。祖母出身书香人家,念过私塾,识文断字,但她身处乱世,常叹命苦:先是公爹和妹妹被土匪杀害,继而丈夫早逝,接着儿子夭亡……她被生活的鞭子抽打得伤痕累累,几乎痛不欲生。原本皈依佛门的她已打破戒律,卷烟须臾难离,成为她忘忧解愁的唯一方式。

由于拥有烟熏的经历,我当然不怕尼古丁的伤害,从不干涉丈夫抽烟,而且很欣赏他抽烟的姿势,特别是他悠然吐出的一串串烟圈,看上去很美,常常看得如痴如醉。每逢到基层采访,我都要千方百计买条烟带回家,以酬谢老公独自承担家务的功劳。别的礼物他不喜爱,唯有烟,能讨得他的欢心。

记得有一次,赴冷湖石油管理局采访,住进了当时刚刚落成的外宾招待所,其实设施很一般,还赶不上现在的三星级宾馆。但是有一点与众不同,可以免票买到高价烟酒。我倾其所有,买了两条牡丹香烟,他一看到红红的精装牡丹,高兴得眉开眼笑,锁在抽屉里舍不得抽,来了朋友才拿出来分享,平时只抽红金黄金叶,最多抽几包简装大前门

迁移重庆后,我供职《西南经济日报》,可以到西南各省区采访和组稿,老公最支持我去云南,因为每次回来,都能带回阿诗玛红塔山云烟等高级香烟供他享用,而且拿的是出厂价,可谓物美价廉。

都说抽烟对身体有害,戒烟的人越来越多。但热爱体育运动的老公健康如昔,五十多岁还能打排球,将近六十岁还夺得过单位乒乓球比赛冠军。他常常炫耀:这辈子最幸福的是没得过大病,没住过医院,令我这个老病号羡慕不已。

然而, 2001年,他患上了一场重感冒,引起气管炎,久治不愈。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不能与烟亲密接触,待病愈后,再也不想抽烟了。这位抽了四十年的老烟民,未采取任何措施,就此与烟缘尽情绝,再也没有重拾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