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清贫的一点体会

发布时间:2013-07-01 12:55

有一回,朋友们提议要讨论一个叫清贫的话题,他们执意请我也来谈一篇,当时我感到有点吃惊:为什么要谈这个非常古怪的话题?照我的理解,其一,它一点都不;其二,它似乎一点也不合时尚。后来才搞清楚:原来,有个日本人写了一本书,名字就叫《清贫思想》,目前正在市面上火着。据说,不少官、款或俊男靓女皆人手一册地翻着,如果不随行就市谈点什么,恐有落伍之嫌。所以我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认认真真谈点体会——因为,谈不谈是态度问题,谈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水平,不敢奢望,态度,我可是端正的。

清贫的思想,或者说话题,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其知识产权属于我们中国人,怎么突然被小日本掠去乱吆喝起来?而且这一吆喝,竟然还把我们这边好多人搞糊涂了,在别个后面瞎激动。这不由使我想起了前些年发生的一桩怪事。本来,豆腐这玩艺儿是我们中国人发明出来的,属于四大发明之外的第五大发明。豆腐之妙,在我看来有如清贫之妙。否则,那个叫瞿秋白的悲剧人物临刑前就不会对它依依不舍,说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但非常奇怪的是,我们这边,竟有不少官办或私办的考察团,如过江之鲫般涌到日本列岛上去考察豆腐,去那里召开什么国际豆腐学术研讨会之类。我不是打趣,我的意思是,但愿我们这回在侃清贫这个陈旧的话题时,不会再犯豆腐考察团的毛病。

我最早认识清贫这两个字,多亏了一个叫方志敏的人,他也是在临死前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清贫》。事实上,这两个字很符合他的身份和处境,因为他在写这篇文章时,正被囚系在死牢,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这篇文章的立意和最近走红的这个日本人迥然不同。我不是说,凡日本人都是些假冒清贫者,只是我有个经验,许多东西,被日本人一动,就有了实用主义和商业投机的色彩。当然,一个人腰缠万贯,又酷爱清贫,起码比那些不知清贫为何物的款爷要可爱。不过,这毕竟和方先生醉心的那种作为精神家园的清贫境界有很大区别。我的理解是,他们不过只是比较理性地对待财富,不想奢华骄矜、招摇过市,而希望在品位上选择一种平民的方式生活罢了。关于方志敏何以酷爱清贫?以前的极左解释只强调其政治期待这一面。其实,清贫二字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文化精神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作为志士仁人节操的平民化体现,它不光表达的是我们如何去选择一种宁静淡泊的物质的生活方式,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还表达了我们不为物欲所累的高洁渊雅的精神追求。

方志敏先生之所以在我的眼中成了清贫的人格化具象,就是他始终生活在这种美妙的人生境界中。与之对照,最令人恶心的是,如今有的家伙一边到处演说,吹嘘自己如何热爱清贫,一边却厚着脸皮搬进王宝森生前的豪宅,做起了寓公。我不希望围坐在圆桌四周讨论清贫话题的朋友,都是这种口是心非的叶公。如果大伙儿真是这种角色,我就不想参加讨论了,倒十分愿意当一个豆腐考察团成员,去日本亲口尝尝东芝牌或日立清贫的味道。